全天3分彩计划软件欢迎您的到來!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l id="ntrjd"></dl></video>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video>
<noframes id="ntrjd"><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video id="ntrjd"></video><video id="ntrjd"></video><output id="ntrjd"></output>
<noframes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output></dl><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font id="ntrjd"></font></delect></output>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dl>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video><dl id="ntrjd"></dl>
 
用戶:
密碼:
注冊新用戶 
首頁 書畫資訊   
   書畫資訊

Google


透過徽宗光環 看見高宗的美
來源:高仿字畫網 發布時間:2019/6/13 10:13:37

高仿字畫網www.567550.site

  宋徽宗的審美好得明明白白  
  當真的在遼寧省博物館看到這件《瑞鶴圖》之前,已經看過無數的、精美的或平庸的復制品,見識過無數這件作品的“文創”衍生物。而當親眼目睹的那一刻,才真正感知到其“靈暈”:這幾只仙鶴,的的確確是生動的,仿佛剛剛停落、振羽。果然,再高超的復制品也是工藝品,只能是“下真跡一等”的。  
  當然,這并不妨礙趙佶在今天會在更大層面上成為“網紅”:因為他“好”得明明白白,不用見識到“靈暈”這一層,他的“美”也是清晰的,甚至是通俗易懂的。就“畫院體”花鳥翎毛來說,本身就是奔著“寫實主義”這個路數去的。這個“千古一人”的的確確適合作為“媚雅”的對象:他的生活方式,藝術品位,乃至與“莫蘭迪色”審美的奇妙巧合,當然還有他位居權力中心的身份,都太符合如今新興階層對于“美”的期待了:假如狂如徐文長,怪如八大山人,斷然是不會有此待遇的。  
  趙佶同樣“美”得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的,還有他的“瘦金體”。明白到什么程度呢?不止一次見到還沒有入門的書法愛好者,尤其是年輕人,一上手便勵志要學瘦金體,聽不進任何勸阻,于是一條道走到黑,練成了一手美術字。  

  被遮蔽的高宗美學實踐  
  同時展出的還有一件帝王作品,就沒有那么高的關注度了:那就是宋高宗趙構的草書《洛神賦》。  
  “康王”趙構在宋徽宗的子嗣中并不是最引人注目的那個,更談不上得寵,但并不能因此將他的上位看作“撿漏”的小概率事件。并且,由于岳飛故事在民間的流傳,宋高宗已經被定位成了一種昏君的臉譜化形象。但趙構作為一個政治家的一面無疑是被遮蔽的。他有野心,更有實現野心的能力。無論是早期“泥馬渡康王”故事的講述,還是做了皇帝之后的文治武功,都顯得他并不是簡單的昏庸之輩,南宋與南明也絕不能類比。不過本文不準備展開討論他的這一面。  
  趙構被遮蔽的一面,還有他在文藝方面的成就。假如說,宋徽宗以其“大觀”藝文系列開啟了中國美學燦爛的、獨創性的一頁,他將繪畫從“技巧”提升到“意境”的審美;南宋則繼續由宋高宗倡導,使這種美學傳統走向成熟。具體的體現,就是詩、書、畫的交融。蘇東坡所謂“詩中有畫,畫中有詩”,要到了南宋才得以完美表現。  
  值得一提的是,趙構本人亦是重要的實踐者。宋高宗的皇后,即著名的吳后,同樣身體力行,通過詩文、繪畫,將儒家思想、道德訓誡融入其中;而繼位的宋孝宗的皇后是吳后一手選拔的,她就是中國美術史上著名的楊妹子,更是將這一傳統發揚光大。正是由于皇室的積極倡導,才在中國美術史,乃至世界美術史上留下了“南宋畫院”這一筆豐厚的遺產。南宋繪畫的高明在何處呢?簡單看來,中國文人畫正是在這一時期,畫面全面由“撐滿”轉向“留白”,并且注入了禪宗、儒道互補的精神。  
  除此之外,南宋在建筑、音樂、詩文、金石等多種藝術形式上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可以說是使宋徽宗開創的美學真正走入了縱深。  
   靖康二年(1127年),在料峭的春寒中,退位的宋徽宗趙佶、宋欽宗趙桓,連同各位后妃、帝姬(公主)等三千人,被押上北去的囚車,受盡各種無法言說的凌辱。這一幕作為一種集體創傷記憶,烙印在各種感慨朝代興亡的詩文中,話本故事的講述里,金庸小說《射雕英雄傳》的深處。  
  崖山以后無中華?  
  兒時的小伙伴如今在江南行醫,幾年前突然問,你怎么看“崖山以后無中華”這個說法?竟一時語塞。  
  畢竟,我們是從小聽著劉蘭芳,照著小人書,合作畫了很多《岳飛傳》《楊家將》故事的一代人呢。  
  但是,畢竟今天的我們有更多的信息渠道,有更多的歷史觀可供參照,我們可以像蜜蜂采蜜一樣,在更為寬廣的格局下再思考,而不是沉溺于孩提時代的“感情”,比如“那是我們的青春啊”這種矯情的思維,重新建構起獨立的、屬于自己的判斷。  
  當然,“屈辱史”就是屈辱史,這是無法改變的,而宋徽宗的數件書畫精品本身的“近代史”,從被帶出宮,到偽滿,幾經轉手,不也正是種類似的“屈辱史”?而遼寧博物館如此豐厚的收藏,不也正與此相關?  
  然而,當我們面對《瑞鶴圖》等杰作,又怎能不被其強大的藝術形象所感染?  
  那么,我們是否就要去認定、判斷那個畫中的風和日麗、富庶繁華的世界才是真正的“大宋”呢?假如這樣并不合理,將戲曲、演義、評書里的故事當真,合理嗎?  
  藝術品,不也是“民族原型”的一部分嗎?  
  高宗手札中的帝王智慧  
  但更喜歡宋高宗的另外兩件手札,都是寫給岳飛的。如今一件存在臺北故宮,另一件藏在臺北的“蘭千山館”。這兩件手札都介于行楷之間,氣息流暢,卻又字字獨立,工整秀麗。  
  但令人感興趣的同時還有手札的內容。一通為:卿盛秋之際,提兵按邊,風霜己寒,征馭良苦,如是別有事宜可密奏來朝廷。以淮西軍叛后,每加過慮,長江上流一帶緩急之際全藉卿軍照管,可更或飭所留軍馬訓練整齊,常若寇至!蘄陽江州水軍亦宜遣發,以防意外,如卿體國,豈待多言。  
  “淮西軍叛”實際上是針對趙構的一次“逼宮”。這封信既顯示出趙構的文學功底,又顯示出他作為帝王的分寸感。這封信寫得好似一封家書,簡潔卻有很高的情感濃度,的確是寫給“腹心”的!叭迩湔展堋庇滞嘎冻鲆环N恩威并施的意味,也正因如此,他與手握兵權的將領之間的關系,正是簡單的故事和話本不可能真實破譯的。
  視覺與文字高度統一的高宗《洛神賦》  
  回過頭來看,宋高宗《洛神賦》寫得如何呢?  
  有意思的是,它與“瘦金體”絲毫不相干。趙構的書法表明,他是中國書法“道統”的擁護者與實踐者。從他的墨跡來看,他顯然用心地學習過“二王”體系。我們可以進行一個反向的推論,那就是他的墨跡常常第一眼會被認為是趙孟頫寫的,而趙孟頫被公認為是學習“二王”最到家的大書法家之一。但會不會更有可能,就是趙孟頫從他這位“先帝”處學到了不少東西呢?尤其是考慮到趙孟頫本人的身份、境遇、與蒙元統治者的相處來看的話,他的筆端與趙構的酷似,僅僅是一種偶然嗎?  
  《洛神賦》是王獻之最愛書寫的內容,據說他寫過無數遍。曹植的這篇文章,之所以受到貴族階層的如此厚愛,恐怕并不僅僅是因為文辭美麗的緣故吧,這篇文章本身的故事背景,是否也暗合、觸動了那些皇親貴胄的心弦呢?  
  趙構的行草書是非常成熟的,在歷代帝王中恐怕算得上名列前茅!堵迳褓x》草法完備,甚至還頗有“魏晉風度”的蕭散風神。選擇這種美學風格,也是為了契合文字本身的緣故吧,這種視覺美學與文字信息的統一,本來正是“書法”應該具備的,可惜如今大變味道,變成各種“視覺沖擊力”沖擊來、沖擊去了,只怕人們連停駐下來,仔細辨認一下書寫內容的耐心都不會有呢。  
  兩幅《千字文》都是網紅打卡處  
  讀到這里,徽宗的“忠粉”們怕是要不平了:你有什么資格這么說完美多才又多情的趙佶呢?的確,瘦金體秀勁挺拔,第一眼看上去難以對其“美”視而不見,尤其在題畫時,寥寥數行,字畫交相輝映;然而這種字體卻因為過于富有個性而不易效仿,所有的筆法都明明白白在那里,不算太復雜,宋徽宗已經將其發揮到極致了,后人無法超越。這就是為什么后來的書法家鮮有學習瘦金體出身者,為數不多的,也大多接近“畫家字”,諸如于非闇、吳湖帆;再當代的則不足道矣。再者,瘦金體本身由于規則太明確而缺少變化,誠如沈從文先生所說:“對于藝術興趣特別濃厚賞鑒力又極高之徽宗皇帝而言,題跋前人名跡時,來三兩行瘦金體書,筆墨秀挺自成一格,還可給人一種灑落印象。寫字一到二十行,就不免因結體少變化而見出俗氣,難稱佳制!边@個印象尤其體現在宋徽宗青年時期的楷書《千字文》(現藏上海博物館)。  
  然而宋徽宗另有一件草書《千字文》,卻是生動而富有趣味的,此次在遼寧博物館一并展出,這件作品和當代人的審美也是接駁的:它有11米長,足夠“大”,在展廳中第一眼就能看到“他”。并且,這件作品用料相當考究,可以滿足“細節控”的一切要求:它寫在幾乎天衣無縫的——當時的造紙技術生產不了那么長的紙張——手工描金云龍紋紙張上,上面帶有精致的朱絲欄。這件千字文可謂“龍飛鳳舞”,但依然帶有強烈的宋徽宗個人風格,即并不嚴格遵循所謂傳統章法,而是任性而為,自成一家,與王羲之傳統的“不激不厲,風規自遠”是不同的方向。當然和徽宗其他作品一樣,這里都是展覽的“網紅打卡處”。
 
上一篇: 倪瓚筆下的寂寥世界是對生命的頓悟
下一篇: 潘靜淑嫁給吳湖帆的陪嫁品多為收藏重器
   

關于我們 - 訂購流程 - 常見問題 - 交易條款 - 售后服務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北京高仿字畫網 高仿字畫 高仿書畫 高仿國畫 高仿字畫批發

客服信箱:bjzihua@163.com
高仿字畫 ICP備17017574號-1  網站建設
全天3分彩计划软件 11选5全天计划 重庆时时彩精准计划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 腾讯五分彩人工计划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l id="ntrjd"></dl></video>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video>
<noframes id="ntrjd"><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video id="ntrjd"></video><video id="ntrjd"></video><output id="ntrjd"></output>
<noframes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output></dl><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font id="ntrjd"></font></delect></output>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dl>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video><dl id="ntrjd"></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