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3分彩计划软件欢迎您的到來!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l id="ntrjd"></dl></video>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video>
<noframes id="ntrjd"><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video id="ntrjd"></video><video id="ntrjd"></video><output id="ntrjd"></output>
<noframes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output></dl><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font id="ntrjd"></font></delect></output>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dl>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video><dl id="ntrjd"></dl>
 
用戶:
密碼:
注冊新用戶 
首頁 書畫資訊   
   書畫資訊

Google


全球藝術市場陷入低谷,香港打了一劑強心針
來源:高仿字畫網 發布時間:2019/4/24 9:54:48
 北京高仿字畫網www.567550.site
  根據最新發布的2019年《巴塞爾藝術展與瑞銀集團環球藝術市場報告》(下稱《環球藝術市場報告》)并不那么樂觀。盡管根據報告統計,2018年全球藝術市場銷售額達674億美元,年比增長達6%,但對于未來,畫廊們很焦慮,只有30%畫廊認為將在2019年迎來銷售額增長。  
      在混雜著焦慮與期待的氛圍中,第七屆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拉開帷幕,此次展會以強勁的銷售表現振奮了市場。  
  市場兩極化繼續拉大,2018年,在規模達359億美元的一級市場,共完成約29.6萬筆交易,其中不到5%的交易占據了超過50%的市場份額。在不均衡的市場分布下,全球經濟政治局勢的變幻莫測更引發藝術界對短期未來發展的焦慮。  
  此外,2018年中國銷售總額年比下降2%,以19%的市場占有率落后于美國(44%)、英國(21%),再度回落到世界第三的位置。而在去年的報告中,中國剛剛“打敗”英國,排名第二。  
  這份報告于3月8日發布,半個多月后,在混雜著焦慮與期待的氛圍中,第七屆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以下簡稱香港巴塞爾)拉開帷幕。  
  李昢的超大型裝置“Willing To Be Vulnerable – Metalized Balloon”呈現了一艘十米長的齊柏林飛船復制品。(圖片來源: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  李昢的超大型裝置“Willing To Be Vulnerable – Metalized Balloon”呈現了一艘十米長的齊柏林飛船復制品。(圖片來源: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  
  3月27日下午VIP預覽開幕前,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場館外已有不少人排隊等待入場。開幕僅幾分鐘,賽迪HQ畫廊的工作人員就告訴記者,展位上的作品大部分已售出。接下來的整個下午,不斷有畫廊傳來銷售捷報:豪瑟沃斯畫廊有三件作品以過百萬美元售出,卓納畫廊整個展位全部售罄。不只VIP預覽首日,接下來幾天的銷售,后勁依然很足。  
  香港用強勁的市場表現,再度證明了亞洲藝術交易中心的實力。 
  藝術市場熱點同步  
  具體到藝術市場趨勢,香港和全球保持了同步。近幾年來,女性藝術家備受關注,在去年的幾大代表性藝術博覽會上,包括弗里茲、巴塞爾、軍械庫,女性藝術家作品逐漸增多,市場表現向好。  
  來自卓納畫廊的Dylan Shuai透露,過去一年,畫廊新簽約了5位女性藝術家,就本次展位作品數量來說,女性藝術家作品約占50%。其中Carol Bove的四件雕塑,兩件以50萬美元售出,兩件以40萬美元售出;Alice Neel的肖像畫“Olivia”則以170萬美元售出;Rose Wylie的“Snowhite & Royal Barge”以20萬美元售出。  
  但總體而言,女性藝術家在市場中仍沒有得到和男性同等的重視,且性別偏見現象在大畫廊中更為顯著,根據《環球藝術市場報告》,規模較大的一級市場畫廊傾向于代理較少的女性藝術家,年營業額達100萬美元的畫廊代理的女性藝術家比例約為38%,而年營業額超過1000萬美元的畫廊代理的女性藝術家比例則為28%。  
  展會也在默默為女性藝術家“助攻”!八嚲劭臻g”是香港巴塞爾每年都會有的策展項目,邀請藝術家為展會特別定制大型裝置作品。策展人Alexie Glass-Kantor說,今年提交的申請方案中有30%來自女性藝術家,她特意告訴畫廊,會尤其歡迎女性藝術家申報,最終參展名單中包含Latifa Echakhch、李昢、Pinaree Sanpitak、鹽田千春四位女性藝術家。其中,李昢的超大型裝置“Willing To Be Vulnerable – Metalized Balloon”呈現了一艘十米長的齊柏林飛船復制品,這件作品已被中國一家私人美術館購藏。  
  此外,本屆展會上,現代藝術與后現代藝術集中發力。在香港會展中心3樓展區聚集了十余家主打現代與后現代藝術的畫廊。其中來自倫敦的Richard Nagy畫廊是第一次參加香港巴塞爾,其創始人Richard Nagy告訴記者,選擇參加香港展會是因為近年來開始有中國藏家從他那里購買現代藝術作品。而由于那位藏家購買的恰好是Egon Schiele的畫作,出于經驗判斷,這次畫廊主干脆把整個展位的墻上都掛滿了Schiele的作品,一共44幅,儼然一場Schiele的個人展覽。   
  勢不可擋的全球化  
  在展會報告中,黃雅君評論道:“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是為亞洲畫廊及其藝術家而設的真正全球化平臺!  
  的確,香港不僅是一座通往亞洲藝術市場的橋梁,也是一個全球化的平臺。從今年的參展畫廊組成來看,全球各區域藝術力量都在此有所呈現。  
  首先香港本地畫廊自然會得到大力扶持,1974年成立于香港的世界畫廊今年首度晉升主展區。畫廊帶來的藝術家作品都頗具東方韻味,其中一幅劉國松畫作以110萬港幣售出,5件馮鐘睿作品以40萬至100萬港幣不等的價格售出,7件吳季璁作品以5萬至26萬港幣不等的價格售出。  
  東南亞畫廊的存在感也更強。今年有兩家東南亞畫廊首度參展,分別是在吉隆坡、曼谷和新加坡均設有展覽空間的Richard Koh Fine Art,以及曼谷的Nova Contemporary,而已經多次參展的雅加達畫廊ROH Projects今年首度晉升主展區。  
  來自新西蘭的畫廊也有5家之多。奧克蘭Gow Langsford畫廊總監Anna Jackson告訴記者,其實新西蘭有很好的藝術生態,就其人口密度而言,藏家、畫廊和美術館都不在少數。但新西蘭藝術家的國際知名度還不夠,而香港巴塞爾提供了增加國際曝光的機會。這已經是畫廊第二次參展,Anna透露,銷售情況比去年更好,并且去年主要售出給歐美藏家,今年則吸引了更多亞洲藏家。  
  此外,歐美畫廊也對這一平臺越來越感興趣,今年新參展的21家畫廊中,有9家歐美重量級畫廊,包括比利時的Galerie Greta Meert;德國的Galerie Max Hetzler;美國的Paula Cooper Gallery等。
  另一種敘述中的亞洲  
  “亞洲不一樣!3月27日,在展會官方新聞發布會后,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亞洲總監黃雅君告訴記者,她在亞洲感受到了與報告中所描述的完全不一樣的氛圍。在不同城市與藏家交流時,她感到越來越多人開始對藝術與收藏感興趣,亞洲還有很多潛力待發掘。而對于中國藝術市場排名下降,黃雅君認為,這恰恰是市場成熟的體現,說明藏家在花更多時間觀察藝術品,對自身的收藏有長遠考慮。  
  誠如黃雅君所說,對藝術與收藏感興趣的人很多。僅僅VIP預覽日,許多展位已聚集了大批觀眾,而之后的公眾開放日更是人流如織。在里森畫廊上?偙O董道茲接待一批又一批藏家的空隙里,記者終于有機會對他進行簡單采訪,他直白地表示:“往往就是在經濟越差的時候,藝術品的價格會產生新的紀錄,因為錢還是得有地方去的,如果放在股市或樓市,也會受到大環境影響。藝術品非常稀少,所以價格會越來越高,等于是保值!  
  在本次展會中,有不少人的錢就“去到了”里森畫廊。一幅李禹煥創作于2017年的油畫“Dialogue”以30萬美元售出;Stanley Whitney2019年創作的“The Last Cowboy Song”以16.5萬美元售與泰國非營利項目“清邁藝術對話(Chiang Mai Art Conversation)”。  
  尚凱利藝廊亞洲區總監林瑀希有相似的觀點,她說:“在我進入藝術市場十多年來,經歷過兩次大家所謂的金融危機,經濟數據的上升下降是很正常的事,真正的藝術價值不會受到數據影響太多。反而我過去很好的一些交易都是在危機中完成的!  
  “真正的藝術價值”如何判斷?或許從各大畫廊的銷售報告中可以略窺一二。豪瑟沃斯畫廊以200萬美元售出了Mark Bradford創作于2019年的“Superman”,以數百萬美元將曾梵志大型抽象風景作品《無題》售與一亞洲私人收藏;Blum & Poe畫廊以95萬美元售出奈良美智的“White Riot”,85萬美元售出Henry Taylor的“Queen & King”;Skarstedt畫廊以120萬美元售出George Condo創作于2019年的“The Day I Went Insane”,45萬美元售出KAWS創作于2019年的“TO BE TITLED”?梢钥闯,無論是中外當代藝術市場的“老將”還是近幾年的“熱門人選”,都在高價市場占據一席之地。 
 
上一篇: 什么藝術品值錢?“格物”才有價值
下一篇: 直播平臺成為老牌古玩市場模式的新探索
   

關于我們 - 訂購流程 - 常見問題 - 交易條款 - 售后服務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北京高仿字畫網 高仿字畫 高仿書畫 高仿國畫 高仿字畫批發

客服信箱:bjzihua@163.com
高仿字畫 ICP備17017574號-1  網站建設
全天3分彩计划软件 11选5全天计划 重庆时时彩精准计划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 腾讯五分彩人工计划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l id="ntrjd"></dl></video>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video>
<noframes id="ntrjd"><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video id="ntrjd"></video><video id="ntrjd"></video><output id="ntrjd"></output>
<noframes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output></dl><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font id="ntrjd"></font></delect></output>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dl>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video><dl id="ntrjd"></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