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3分彩计划软件欢迎您的到來!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l id="ntrjd"></dl></video>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video>
<noframes id="ntrjd"><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video id="ntrjd"></video><video id="ntrjd"></video><output id="ntrjd"></output>
<noframes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output></dl><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font id="ntrjd"></font></delect></output>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dl>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video><dl id="ntrjd"></dl>
 
用戶:
密碼:
注冊新用戶 
首頁 書畫資訊   
   書畫資訊

Google


關于董其昌《煙江疊嶂圖》雙胞懸案
來源:高仿字畫網 發布時間:2019/4/12 8:53:15
北京高仿字畫網www.567550.site
  之前在上海博物館“丹青寶筏——董其昌書畫大展”中,展出著潘奕雋、沈樹鏞、吳湖帆遞藏的董其昌《煙江疊嶂圖》(上海博物館收藏)。這一山水長卷的質地、尺寸、構圖乃至董其昌題識與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的同名手卷構成雙胞。此前,兩岸學者對這一現象頗加關注,近日見凌利中先生刊布研究進展,摹本之說讓人耳目一新。筆者試就《煙江疊嶂圖》與高士奇的關系略抒管見,求正于方家。 
    古書畫鑒定中,董其昌作品的真偽辨析是其中一個繞不開的重點與難點。傳世董氏書畫中不乏雙包現象,其中最著者,當屬上海博物館、臺北故宮博物院分藏的兩本《煙江疊嶂圖》卷!芭炫刃侣劇す糯囆g”前不久曾刊發上海博物館書畫部主任凌利中通過多年研究得出臺北故宮博物院本《煙江疊嶂圖》系清代收藏家高士奇臨摹的文章,并引發反響,本文作者通過文獻等方面的考證認為,臺北本確實疑點極多,也可能是高士奇摹本,但高士奇進贗則尚缺乏證據。 
  一、高士奇收藏《董其昌煙江疊嶂圖》始末 
  高士奇是清代康熙年間的“超級董迷”。他收集的董其昌書跡超過一百種,畫跡(卷、軸、冊)十件左右?滴醵四晗奈逶,高士奇收到王鴻緒寄贈的《董其昌煙江疊嶂圖》,以詩作答。其《苑西集》(康熙二十九年刊本)卷十一收錄了這首詩,詩題為“王儼齋總憲寄董文敏臨王晉卿《煙江疊嶂圖卷》,用東坡韻為答”。全詩如下: 

  龍舸春停浮玉山,一江翠靄生春煙。 

  北歸風颿疾飛駛,夢中猶飮中泠泉。 

  巖松谷樹忽寄贈,開卷恍對眞山川。 

  煙雲渺渺列危岫,細路只在荒墟前。 

  層巓綿邈接怪崿,峰勢峭勁如插天。 

  今人那見駙馬跡,文敏落筆眞爭妍。 

  請看沙邊秋蘆亂,洲嶼崖壑缺處藏山田。 

  君不見,華亭書畫號雙絕,名齊米芾將百年。 

  卷餘素練寫長句,簪花舞女同便娟。 

  寒嵐漠漠斷石壁,疑有隱士丘中眠。 

  簟紋似水北窻下,細尋畫理同遊仙。 

  璠璵瓊瑰比情重,獲此神物誠何緣? 

  相思相望託雙鯉,為君更賦煙江疊嶂篇。 

  高士奇將《董其昌煙江疊嶂圖》稱為“神物”,并非泛泛之談。按照王鴻緒的自述,《董其昌煙江疊嶂圖》是“余家舊藏”,而且“余藏茲卷吝莫出,如龍抱珠潛深川”。王鴻緒出身松江大族,有著家學淵源;其父王廣心(1610-1691)筑有蘭雪堂,頗有董其昌書畫精品。董其昌小楷十分難得,而傳世《明董其昌楷書三世誥命卷》(今藏上海博物館)、《樂毅論卷》、《楷書陰符經、府君碑卷》(今藏上海博物館)都是王氏父子的遞藏之物。 
  得到《董其昌煙江疊嶂圖》未出半年,高士奇即遭御史郭琇彈劾。是年冬,高士奇休致回籍,移居平湖。第二年夏季,高士奇摹寫一本《煙江疊嶂圖》贈送給王鴻緒,而原跡則仍留在身邊?滴跞,高士奇復出北上,此卷隨行。途經蘇州時,另一位康熙時期的名收藏家、江寧巡撫宋犖受邀上船,縱覽高士奇所藏書畫,寫下那首著名的“昭代鑒賞誰第一,棠村已歿推江村”長詩。在詩句里,宋犖稱頌高士奇藏品,有“煙江秋霽兩奇絕,氣韻生動真天人”之句!扒镬V”是指《董其昌江山秋霽圖卷》(今藏于美國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而“煙江”就是《董其昌煙江疊嶂圖卷》。就在船上,高士奇當即將“秋霽”送給宋犖。而“煙江”則隨高士奇繼續北上,之后伴他退養平湖。在晚年,高士奇曾兩次題識《董其昌煙江疊嶂圖卷》,文曰: 
  荏苒十年,對之興歎。山荊亡後,室無侍妾,南北往來,唯圖書數卷作伴侶。今日晚凉,秋蘭已放數十莖,用文三橋耕井硯重記。江邨竹窗高士奇 
  此戊寅秋日題,忽又兩度歲華矣。庚辰正月十一日對梅花重記 
   在晚年,高士奇還編訂過一卷《明董文敏真跡》,即今日所見《江村書畫目》的一章。這卷目錄共記載董其昌書畫 53 件,絕大部分是高士奇本人收藏的精品,其中就有《董其昌煙江疊嶂圖卷》。與之相鄰的是《項墨林墓志卷》(今藏于日本東京博物館),同時收錄在冊的還有《溪山深靜圖矮卷》(即《董其昌山水卷》,今藏南京博物院)。 
  二、《董其昌煙江疊嶂圖》散出高家的線索 
  今臺北本《董其昌煙江疊嶂圖》后幅有兩則高士奇題跋。在題跋前鈐蓋了一枚“華原草堂”白文印。這是一枚罕用的藏印,此前歸于高士奇!段恼髅魈覉@問津圖》(今藏遼寧省博物館)有此;還有一枚文字相同的朱文葫蘆印見于《張渥竹西草堂》(今藏遼寧省博物館)。除此之外,尚未發現其他高士奇藏品有此印記。值得注意的是,這兩件畫作都有高士奇孫女婿張照的題跋。摘引如下: 
 。ā段恼髅魈覉@問津圖》)康熙癸巳五月,張照觀。 
 。ā逗纬萎嬏諠摎w去來辭張仲壽書》)余叔家藏唐六如先生歸去來辭圖。筆意蕭爽,無人間煙火氣?滴豕锼戎傧,礪山舅出示此卷,覺六如卷遜一籌矣。靖節高風,披圖想象,宛在今日。往余有絕句云: 
  百花老去紅辭樹,眾草新濃綠滿床。 
  只有淵明詩一卷,引人清夢到羲皇。 
  今觀此畫意,亦不在無懷葛天后也。董思翁當炎暑便染翰寫雪賦,謂頓令心地清涼。 
  余謂此卷極合在京洛塵坌中觀。 
  礪山舅指的是張照妻弟——高士奇的長房長孫高岱。 
  康熙癸巳(1713 年)三月,是康熙皇帝六十壽辰。清廷在北京舉辦了規?涨暗膽c;顒。高士奇長子高輿率領三百余名江浙耆老抵京祝壽,其子高岱和大批高士奇舊藏書畫隨行入京。高輿忙于事務,書畫交由年僅 16 歲的高岱管理。姐夫與他共賞書畫之外,還有外人慕名而來。王澍(1668-1743)曾在家書中談及當日見聞,其札曰: 
  ……江村所藏董跡凡百余種,皆得見之,以《舞鶴賦》、《蘭亭詩》及《千文》為最!扔诮寮乙姖h銅印二十小柜,計三千方,已印得譜,借隔遠無由相共,想聞之亦當艷羨也! 
  涉世未深的高岱并沒有意識到,書畫藏品是不能輕易示人的。他很快遇到了一次挫折!杜耸先商脮嬘洝酚幸欢喂锼任逶赂哚奉}跋,文曰: 
 。ā抖拿襞R各體書卷》)此卷于北京偶借人觀,為彼割去董書一段,又去先大父文恪公跋一段,不勝憤憤。今查董跡共七接,連硬接在內計字一千二百八十二字,特記于此,以防后患也。 
  顯然,被截去的董其昌書法和高士奇跋文拼成了一件嶄新的書畫商品。話說,臺北本后幅除了“華原草堂”印記之外,未見其他高岱印記。而《文征明桃園問津圖》和《何澄畫陶潛歸去來辭張仲壽書》都有高岱的名章。此外,高岱遞藏的董其昌書畫在《明董文敏真跡》中皆有注釋,而《董其昌煙江疊嶂圖》卻在此冊中沒有注釋。這意味著《董其昌煙江疊嶂圖》很可能自康熙五十二年以后不在高家了。 
  有意思的是,《潘氏三松堂書畫記》出自潘奕雋(1740—1830),而上博本《董其昌煙江疊嶂圖》最早的一枚藏印正是出自此人。 
  三、關于高士奇摹本 
  借助信息技術和影像技術,如今鑒識董其昌書畫有了許多便利的條件。收藏于各大博物館的藏品大量亮相,辨別真贗要比過去容易些;不過,想要進一步研究贗品就有點困難了;至于要查出贗品的真實作者,那就難上加難了?滴跄觊g的高士奇摹本,會不會在乾隆年間變成董其昌真跡?這個課題極有話題性,但技術難度也是有的。畢竟,鑒定方法仍然是上世紀的老辦法,選取標準件進行比對。 
  高士奇的繪畫參考品少之又少。據《山靜居畫論》記載,高士奇“仿文待詔《湘君湘夫人圖》、擬徐潤文《枯木竹石》,皆能臻妙”。其邑人葛氏說他“天資絕人”,仿《宋仲溫山水軸》“秀氣靈光紛披楮墨之外”?上,這些繪畫恐怕都亡佚了。 
  凌先生列舉的有《秋山客話圖》扇面,款題文辭有不通處。此外,《慈溪古今書畫作品集》收錄一件高士奇款山水立軸(目前有圖片可見)。此外,不知道還能不能找到更多高士奇繪畫的標準件? 
  對此,凌先生想必有所考慮!抖洳裏熃B嶂圖》跋文有數百字,將高士奇書法與兩件雙胞作品進行比對,確實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編者注:就臺北本而言,臺北故宮博物院研究者此前也承認是摹本。)高士奇書學董其昌,但氣息、風格與董其昌仍存在一定差距。如此前部分學者所言,臺北本的題跋書風確實一般,與董其昌標準的書風有著差距,而凌利中文中又將臺北本上的部分書法與高士奇書風對比,確實也有一定相似度。 
  無論如何,敢將臺北本定為高士奇摹本,想必凌先生胸有成竹。聊涂數筆,以作引玉。
  四、高士奇進贗缺乏證據 
  高士奇是清代著名的鑒藏家,也是一個爭議極大的人物。1924 年,近代學者羅振玉刊行《江村書畫目》排印本,提出“高士奇進贗”的說法。此說影響極大,前輩學者都深以為然,這就是“前人云竹窗老人喜故作狡獪” (何惠鑒)的由來。數年前,筆者撰文指出:羅振玉排印本存在篡改,與《江村書畫目》原件(今藏于國家圖書館善本部)不符;《江村書畫目》無法成為高士奇進贗證據。(《橫看成嶺側成峰——解讀<江村書畫目>》,《美術史與觀念史》第 16 輯,2014 年,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 
  收藏家的作偽,在歷史上并不少見。有的是為了進獻,比如《清明上河圖》與嚴嵩的故事;有的是為了獲利,比如近代譚敬集團的造假。此類贗品一旦制成,總是即刻出手。臺北本是被《石渠寶笈續編》收錄的。也就是說,該卷入宮的時間不會早于乾隆九年(1744 年)。此時上距高士奇卒年已經超過 30 年。臺北本系高士奇作偽進贗的推論難以成立。 
  至于新發現的王鴻緒詩題“澹人摹董畫和東坡歌行相贈”,只是高士奇摹本曾經存世的佐證,且這個摹本為王鴻緒所藏,并不構成高士奇進贗的證據。 
  事實上,臺北本的藏印疑點提示了另一種可能性,即乾隆年間書畫商偽造高士奇印記以求牟利。以真跡配偽跋,或者以偽跡配真跋,乃是古代書畫作偽的常見伎倆。限于篇幅,僅舉一例為證。臺北故宮博物院有一件明杜瓊《南湖草堂圖軸》,兩側褾綾各有一則題跋。一側署康熙甲戌六月北平孫承澤款;另一側的落款為竹窗高士奇,下鈐“士”“奇”連珠印和“高詹事”白文印,文曰: 
  余友退翁,多蓄古帖名繪,所制《庚子銷夏記》傳世。此幀為鹿冠道人作,暇日出示評賞,細玩跋語,甚有慕于淵孝之為人,不徒嘆羨筆墨,可謂好古之深者。案頭適缾荷作供,軒牖清涼,觀花讀畫,恍對古君子也。 
  康熙甲戌為1694年,孫承澤早已去世。而孫承澤生前與高士奇并無交往。這兩則拙劣的題跋顯然出自奸商手筆。有意思的是,這件作品不僅為《石渠寶笈續編》著錄,而且與《董其昌煙江疊嶂圖》都藏于重華宮。
  此前,多位學者認為臺北本《董其昌煙江疊嶂圖》筆墨并非董其昌所繪。如今以鑒藏印記作為證,當可說明臺北本乃是另配而成,并非王鴻緒、高士奇遞藏的原物。 
  五、臺北本《董其昌煙江疊嶂圖》的藏印疑點 
  古人收藏有“好事”與“賞鑒”之分。鑒賞家收藏歷代名跡,其裝潢、題簽、鈐印、題跋皆有法度。米芾《畫史》曰: 
  余家最上品書畫,用姓名字印、“審定真跡”字印、“神品”字印、“平生真賞”印、“米芾秘篋”印、“寶晉書印”、“米姓翰墨”印、“鑒定法書之印”、“米姓秘玩之印”。玉印六枚:辛卯米芾、米芾之印、米芾氏印、米芾印、米芾元章印、米芾氏。以上六枚白字,有此印者皆絕品。玉印唯著于書帖,其他用“米姓清玩之印”者,皆次品也,無下品者。其他字印,有百枚,雖參用于上品印也,自畫、古賢唯用玉印。 
  鑒賞家用印相當鄭重。在探索書畫遞藏鏈時,考量收藏印記是否符合鑒賞家的用印風格是主要依據。至于印鑒本身,有流傳后世為妄人追蓋的可能。即使印記為真,也只能作為判斷遞藏的輔助依據。 
  在高士奇一生之中,在書畫上鈐蓋過的印章多達百種。這些印章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陸續刻成的。早年,高士奇只有姓名字印和“苑西”印?滴醵四觎鑿哪涎仓,高士奇刻成齋名、堂號、“竹窗”印、別號印?滴跞隁w田以后,他刻成了“清吟堂”印、“高詹事”印和若干閑章。以上述兩個時間為界,高士奇所用印鑒可分為早中晚三期。 
  和印鑒分期密切相關的是用印風格。高士奇在畫心上鈐印頗為講究,總是前后留下至少各一枚印記。在歷代藏印累累的名跡上,高士奇印記總是見縫插針在諸多藏印之中;印面較小,不顯山露水。而在歷代藏印較少的書畫上,高士奇印記則在邊角位置。借用時下流行語概括,可以說他是低調地刷存在感。不妨取與“煙江”并稱的“秋霽”(《董其昌江山秋霽圖》)為例。 
  對照“秋霽”,臺北本《董其昌煙江疊嶂圖》“江村秘藏”一印孤零零得異乎尋常。圖為臺北本“煙江疊嶂圖”紅點位置-- “江村秘藏”印。 
  近30件高士奇所藏董其昌書畫流傳至今。茲將所見手卷的藏印、鈐蓋位置統計如下: 
  經過大樣本量的對比,臺北本的孤印現象更顯突兀。在上海博物館展廳的特大顯示屏上,筆者對照了臺北本與上博本的高清圖片,發現臺北本畫面左側存在極不自然的收尾,提示畫心左側經過切邊?紤]到這一因素,此處印記的缺失尚可理解;但是,引首側僅有高士奇一印仍然令人生疑。進一步將這枚“江村秘藏”與其他傳世高士奇舊藏標準件比對,筆者發現“江”字存在差異,提示此印不真。此外,前述《明董其昌楷書三世誥命卷》三件董其昌書法長卷皆有王鴻緒父子印記,而臺北本付之闕如,這是又一個疑點。
 
上一篇: 書畫作品侵權界定標準
下一篇: 什么藝術品值錢?“格物”才有價值
   

關于我們 - 訂購流程 - 常見問題 - 交易條款 - 售后服務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北京高仿字畫網 高仿字畫 高仿書畫 高仿國畫 高仿字畫批發

客服信箱:bjzihua@163.com
高仿字畫 ICP備17017574號-1  網站建設
全天3分彩计划软件 11选5全天计划 重庆时时彩精准计划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 腾讯五分彩人工计划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l id="ntrjd"></dl></video>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video>
<noframes id="ntrjd"><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video id="ntrjd"></video><video id="ntrjd"></video><output id="ntrjd"></output>
<noframes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output></dl><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font id="ntrjd"></font></delect></output>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dl>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video><dl id="ntrjd"></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