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3分彩计划软件欢迎您的到來!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l id="ntrjd"></dl></video>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video>
<noframes id="ntrjd"><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video id="ntrjd"></video><video id="ntrjd"></video><output id="ntrjd"></output>
<noframes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output></dl><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font id="ntrjd"></font></delect></output>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dl>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video><dl id="ntrjd"></dl>
 
用戶:
密碼:
注冊新用戶 
首頁 書畫資訊   
   書畫資訊

Google


潘玉良:沉默的旅程 不凡的人生
來源:高仿字畫網 發布時間:2019/3/26 16:02:23

本文由高仿字畫網www.567550.site發布!2019年3月36日

    對于潘玉良來說,人們對她如何從一個雛妓變成大畫家的好奇遠遠超過了對她作品的興趣。同時,大眾獵奇的心理使潘玉良豐富的人生經歷被簡化為幾個標簽,而忽視了她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

  那么,從女性視角出發,當代人能從潘玉良的一生經歷中體會到什么呢?

  2017年9月23日至11月19日,“潘玉良:沉默的旅程”展覽在廣東時代美術館展出,展覽由蔡影茜策劃,共展出44劇場、方璐、胡昀、黃靜遠、秦晉、宋拓、馬克·沃、王之博、于渺8人/組參展藝術家的作品。

  本次展覽并沒有展出潘玉良的原作,因此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回顧展,也并非一個基于大量原始文獻的研究性展覽,因而并不建立新的關于潘玉良的權威性敘述,也無意通過一個展覽為潘玉良正名。

  而是通過多位當代藝術家對潘玉良的創作和生平做出自己的回應,把對潘玉良的理解通過視覺化、影像化的方式呈現出來,通過潘玉良在中國藝術史和以西方為中心的現代主義藝術史中的位置,跟當代藝術的語境中女性藝術家的現實形成共鳴和反思。

  據本次展覽策展人蔡影茜介紹,本次展覽緣起蓬皮杜圖書館里的馬克·沃檔案。馬克·沃(Marc Vaux)是20世紀20年代至60年代生活在巴黎蒙帕納斯地區的攝影師,專門承擔一些藝術家委托拍攝,在他去世后留下了6000多位當地藝術家的2萬5000余張玻璃底片,其中既有20世紀家喻戶曉的藝術家,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法國和外國姓名。

  這些照片后來進入了蓬皮杜。蓬皮杜把這些檔案分成了三個層級,第一個層級是大師,畢加索、馬蒂斯;第二個層級是在蓬皮杜的收藏里有的藝術家。

  第三個層級是一些“無名者”,印度、中國、埃及、亞非拉等第三世界的、全球“南方”的藝術家。這些藝術家在本國的藝術史里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像徐悲鴻、滑田友、潘玉良,但是在西方藝術史里他們是缺席的,被到無名者之類。

  巴黎梅蘭妮·布特魯和瓦西列夫公館(Villa Vassilieff)與蓬皮杜合作,邀請來自不同區域的策展人和藝術家到巴黎做研究,蔡影茜在受邀之列,她選擇了做潘玉良的研究。

  在異國他鄉的潘玉良盡管取得了一些藝術上的成就,但并不能在他國的藝術史上留名。與她同時代的本國人積極在公開場合就政治文化、社會議題發聲,并進入甚至書寫主流歷史,反觀之下,無論是潘玉良對自己生活中的重大轉折和決策的詮釋,還是個人藝術創作的自述,都無從尋覓。作為孤兒、女性、中國人的潘玉良遭受了雙重他者化和雙重啞言的境況。

  2017年5月20日,由蔡影茜策劃的“潘玉良:沉默的旅程”展覽于法國巴黎瓦西列夫公館開幕,展覽主題“沉默的旅程”來自蓋亞特里·斯皮瓦克名作《庶民能說話嗎?》 中引用皮埃爾•馬舍雷的論述,同時也是對潘玉良遭遇的概括。此次廣州站的同名展覽為巴黎站的延續,與上一站不同,這次又增加了44劇場、方璐、秦晉、宋拓的作品。

于緲 《“這不是嚴肅的藝術史……”系列之“沉默的旅程”》 多媒介裝置 尺寸可變 2017

  參展藝術家于渺原本是一位藝術史家,但在這次展覽中,她并未以常規的藝術史研究的方式介入展覽,而是以藝術家的身份做了一件裝置作品《“這不是嚴肅的藝術史……”系列之“沉默的旅程”》。

  在展覽的前期研究中,于渺親身走訪一系列有歷史意義的地點和場所,并與過程中遇到的人展開對話。她在巴黎的作品陳述中提出:“作為一個人和一位藝術家,究竟誰是潘玉良?她是如何被寫入歷史的?又是如何被歷史排除在外的?她可以在何種程度上,仍然對今天的當代藝術家有所啟發?”

  在廣州站的展出中,于渺對由文獻資料、個人筆記、照片、日記和私人對談紀錄等構成的多層次檔案進行了重新組織,將其分為三個類別,與安徽博物館所藏潘玉良遺作相關的文獻;與潘玉良在法國的學習、生活相關的文獻;以及別人所寫有關潘玉良的文章等。于渺以其特有的方式對文獻資料重新編輯及詮釋,并以散文化的影像將自己的見證和陳述記錄下來。

于緲 《“這不是嚴肅的藝術史……”系列之“沉默的旅程”》 多媒介裝置 尺寸可變 2017

  被演繹的潘玉良

  潘玉良1895年生于江蘇揚州一個貧困的家庭,1903年雙親相繼去世,由舅父收養,14歲時被賣入安徽妓院,1912年,幸遇蕪湖鹽督潘贊化,被其贖身,改姓潘,名世秀。直到第一次前往法國時,她才開始使 用“潘玉良”的名字。

  這段經歷產生了關于潘玉良的種種戲說和虛構解讀。從1990年代起,流行文化與大眾媒體中出現了一股“潘玉良熱”。在對其的描述中,從娼妓到知名畫家的反差總被作為重點。大眾對于著名女性的興趣,離不開對女性欲望及其禁忌的再消費。

  宋拓的作品《誰人、何物、焉思、涅槃》直面女性的身體欲望,他試圖調整濾鏡,將觀眾帶回性服務合法化的邪惡年代,尋視不可見的可見之物。豐富的人體分泌物組成一場包括聲音、節奏、律動和光的舞動的視幻覺的盛宴。這些物理性的人體有機物,是愛情故事中的丙丁路人,是性別意識中的邊緣分子,是享樂主義革命中最最徹底的階層。這是一支關于禁忌中的再禁忌、羞澀中的再羞澀、物化之后的再物化的歡歌。

  在1994年上映的由鞏俐、爾冬升主演的電影《畫魂》中,鞏俐把這一角色演繹得頗有魅力,而從馬克·沃留下的照片及潘玉良的自畫像中可以看出,真實的潘玉良“又矮又胖,獅子鼻、厚嘴唇、童花頭”,實在不是人們想像中的能迷倒高官的青樓女子的樣子。

  在本次展覽中,44劇場將以“重拍”電影的方式來重新搭建一個論壇劇場。每個周末以不同的主題邀請現場的觀眾討論相關議題,并根據對此議題理解,展演自己對關于潘玉良的影像作品某個片斷的重新編排。

  黃靜遠的雙頻影像裝置作品《良玉:三位中國藝術家》是針對巴黎站創作的作品,片中出現了三位中國藝術家。潘玉良、黃靜遠的父親及柳芭。

  其中,藝術家的父親是主要的敘述者。黃靜遠父親的藝術之夢因文化大革命而破滅,女兒雖成為了職業藝術家,但是在她跟爸爸討論對潘玉良的看法時,仍舊透露出父輩對自己女兒成為職業藝術家的不確定性的緊張和失望,這正應和了女性追求藝術生命過程中無處不在的阻礙。

  片中潘玉良的彩色影像,來自電影《畫魂》中鞏俐飾演的片段,這種對虛構片段的紀實化應用,常作為大眾媒體歷史重現的手段。

  出生于大興安嶺鄂溫克人柳芭,在獲獎的央視紀錄片《神鹿啊,我們的神鹿》中以原住民藝術家的身份出現,她在上世紀80年代走出深山并接受高等教育的經歷,隱隱呼應了潘玉良當年遠赴法國求學生活的個人選擇和命運。

  方璐的影像裝置作品《中國樂園》是針對本次展覽創作的新作,作品中的主演李璐璐也是一位藝術家。她在這個影像里扮演了一個跟潘玉良通靈的角色,回到了潘玉良跟潘贊化相遇的飯局上,并陳述她所看到的飯局的場景。這個作品中,李璐璐作為一個女性藝術家和主演,方璐作為作品的創作者和潘玉良這三位女性在一件作品中的遭遇是不同時代的女性命運的穿梭和對照。

  胡昀的《盧森堡公園》通過模擬的法語聲音情景將觀眾重新帶回到潘玉良在巴黎時可能發生過的場景中,對于出身低微的潘玉良而言,通過掌握一門新的語言,從而獲取生活和創作的自主性,似乎是一條必經之路。胡昀在基礎的生活對話中融入了片段化的、虛構的潘玉良自述,公園長凳的臨時置景則邀請觀眾在觀看的同時停留并聆聽。

  秦晉則在展覽現場植入兩周的美院油畫系工作室素描課堂,與潘玉良所參與的民國高等美術教育系統,包括上海美專、國立中央大學藝術科和上海藝術大學,形成一種指向當下的平行關系。

  課堂的內容為女人體寫生,與潘玉良一生孜孜不倦探索的人體肖像繪畫相對應。人體寫生,包括石膏像練習一直就被國人當作藝術教育的基礎必修課,這種對20世紀初西方學院派繪畫體系的承襲延續到今天。

  女人體被潘玉良作為主要的畫面主題,不僅僅是一種練習,亦是潘玉良對自身主體性的探索。這種對保守的傳統趣味的挑戰,到今天還有效嗎?在今天如何考察民眾的美育水平?高等美術教育的內容又顯示出哪種現實傾向?這些傾向在哪些層面上與我們的現實相關?這些都是秦晉試圖在她的素描課中探討的問題。

  參與了巴黎站研究和展覽的王之博,對應于潘玉良及其原作的缺席,在展覽現場建起一座潘玉良的紀念館,作品的標題《你的意中人的心時刻在你身邊》來自于潘玉良1959年寄送給潘贊化的肖像照后的留言。這句話既像是浪漫的表白,也像是一句忠貞的禱告。

  在一個類似于教堂的情景當中,地面凹凸不平,鏡面擾亂著侵入者的腳步,王之博的畫作和畫作中的潘玉良岌岌可危,在不同的視線高度上散放的盆栽、被瀝青包裹的靜物將觀眾的注意力引向別處,傳統藝術作品靜態的、主體和客體分隔的觀看方式被打破,觀眾被迫在身體和注意力變化當中獲取知覺的平衡,以尋找自己與作品、空間乃至于展覽主題之間的關系。

 
上一篇: 金農:一位不太努力“向上”的布衣
下一篇: 為啥人人都愛蘇東坡
   

關于我們 - 訂購流程 - 常見問題 - 交易條款 - 售后服務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北京高仿字畫網 高仿字畫 高仿書畫 高仿國畫 高仿字畫批發

客服信箱:bjzihua@163.com
高仿字畫 ICP備17017574號-1  網站建設
全天3分彩计划软件 11选5全天计划 重庆时时彩精准计划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 腾讯五分彩人工计划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l id="ntrjd"></dl></video>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video>
<video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video>
<noframes id="ntrjd"><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video id="ntrjd"></video><video id="ntrjd"></video><output id="ntrjd"></output>
<noframes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delect></output></dl><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output id="ntrjd"><delect id="ntrjd"><font id="ntrjd"></font></delect></output>
<dl id="ntrjd"><output id="ntrjd"></output></dl>
<video id="ntrjd"></video>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dl id="ntrjd"></dl>
<video id="ntrjd"></video>
<video id="ntrjd"></video><dl id="ntrjd"></dl>